欢迎访问大通湖区人大政协联工委网站!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天气预报:
您当前的位置: 网站首页 / 常规知识 / 人大常识
我国的人大代表制度
浏览次数:51作者: 区委区管委会办公室   发布时间:2019-04-25 19:31

一、对我国代表制度的理论思考

 

    所谓代表(代议)制度,即是由具有选举资格的国家公民依照法律规定选举代表,由代表组成代表机关,执掌国家立法权等重要国家权力的一整套国家制度。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就是代表制度在中国的具体化。作为一项在实践中被证明是符合中国社会需要的政治制度,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产生具有深厚的理论基础和现实根据。国家政权设置的核心是主权的归属和主权的实现方式。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作为一种政权组织形式,规定了掌握国家权力的人民以何种方式实现自己的权力。对于国家权力的归属,则是由国体规定的。

    1.国体——主权的归属

    主权一词,缘于拉丁文superanus,含有“较高”和“最高”之意。近代宪政学意义上的主权说,由法国人博丹所首创。他界定“主权是一个国家进行指挥的、绝对的和永久的权力,”是“对公民和臣民拥有而不受任何法律限制的最高权力。”因而,主权具有空间上的最高性和时间上的恒久性。关于主权的归属问题,君主主权论者认为,主权乃高于人民之上,不为法律所限制的权威。最高主权应控制于君主之手,并赋予君主无限的权力,惟此才能避免党派纷争和内乱的威胁,从而缔造一个稳固的社会政治生活。与其主张相反,英国政论家密尔顿则首肯,所有国王都是人民“根据一定的条件托付给他权力的……一旦国王不遵守这些条件,……权力就必须交还给人民。”

    马克思主义在反对君主主权和议会主权说时指出,“人民的主权不是从国王的主权中派生出来的,相反地,国王的主权倒是以人民的主权为基础的”;“国民议会本身没有任何权利——人民委托给它的只是维护人民自己的权利。如果它不根据给它的委托来行动——这一委托就失去效力,国民议会的存在需要以人民的存在为前提”;马克思主义反对君主主权和议会主权说,但肯定人民主权,马克思写到,“人民的主权是指共和制的形式”即民主制的形式,“因为在民主制中,国家制度本身就是一个规定,即人民的自我规定……在这里,国家制度……就其现实性来说也就日益趋于自己的现实基础,现实的人,现实的人民,并确定为人民自己的事情。”

    关于国体,毛泽东同志在《新民主主义论》中说:“它只是指一个问题,就是社会各阶级在国家中的地位。”即哪个阶级拥有国家权力。我国是“工人阶级领导的,以工农联盟为基础的人民民主专政的社会主义国家”。人民民主专政的国体,规定了在我国人民是一切权力的所有者。

    2.政体——主权的实现形式

    主权的归属问题确定以后,主权的所有者采取什么样的形式实现自己的主权呢?“人民”是一个忽略了作为个体的人之间所存在的差异而高度抽象的概念,在我国,人民的范围相当广泛。如果要由全体人民共同行使主权,则需要组成人民的全体“人”都参加到对公共事务、国家事务的决定程序中来,在取得全体“人”的同意后方可行为。

    显而易见,这有悖于人口众多、疆域广袤的国情。它会因物质技术限制和社会难以承负相应的巨额成本而缺乏可操作性。在社会分工规律的支配下,主权的所有者和行使者必然出现程度不同的分离。“人民必须通过他们的代表来做一切他们自己所不能做的事情”——代表(代议)制度随之产生。

    在现代社会,大多数国家都实行代表(代议)制度,将其作为主权实现的方式。但由于各国对主权的规定不同,各国的代表(代议)制度也有很大的区别。其根本不同在于代表与选民的关系。

    关于代表与选民的关系,理论界有各种不同的学说。强制委托说认为,代表与选民之间存在类似民法上的委托与受委托的关系,代表不是独立的,它依赖于本选区的选民,代表在议会的各种发言和投票应严格按选民的意志行事,而不能按自己的认识和能力独立判断行事。代表责任说认为,选举代表是公民的职责和义务,代表一经选出就具有独立的地位,独立承担责任。代表在代表机关的发言和表决,都是直接表达自己的意志。代表授权说认为,选举是一种授权行为,选民选出代表就意味着把自己的权利授予代表,这种授权不是个人授权,而是整体授权。代表在议会的发言和表决都要以全体人民的利益为准则。

    马克思主义强调代表必须忠实于选民的意志和利益,选民可以监督和罢免代表。他说,“脱离被代表人意识的代表机关,就不成其为代表机关”。“国民议会本身没有任何权力……人民委托给它的只是维护人民自己的权利。如果它不根据交给它的委托来行动……这一委托就失去效力。”我国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规定代表由选民选出,代表选民意志,接受选民的监督,是对“主权归属人民”的根本反映。

    二、我国代表制度的产生和发展

    我国人民代表机构最早是是从苏区革命根据地建立起来的。开始是工农兵代表会议,后经过抗日战争时期的参议会制度,新中国成立前后的人民代表会议制度的过渡,到1954年正式确立人民代表会议制度。

    1921年7月,中国共产党刚刚诞生,就在一大通过的党纲中宣布:“我们党承认苏维埃管理制度,要把工人、农民和士兵组织起来,并以社会革命为自己政策的主要目的。”第一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党领导的工人运动和农民运动中,出现了“罢工工人代表大会”、“农民协会”等组织形式,这是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的萌芽。1927年大革命失败以后,中国共产党提出了武装夺取政权的口号。彭湃领导广东省海陆丰武装起义后,召开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代表大会,并选举产生了海陆丰工农兵苏维埃政府,从而开创了建立工农兵苏维埃政权的先导。

    第二次国内革命战争时期,在党领导的革命根据地,开始了苏维埃制度在中国的大规模实践。1931年11月7日至20日,在江西瑞金召开了第一次全国苏维埃代表大会,宣布成立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其性质是工农民主专政,组织形式基本上是仿照苏联的苏维埃制度,实行的是民主集中制。

    抗日战争时期,国共两党的抗日民族统一战线建立后,我们党领导的根据地的政权组织形式发生了变化,取消苏维埃政府,改称特区政府。这一变化,有以下三个特点:一是县以上普遍设立了参议会;二是在政权机关人员构成上实行共产党员、进步分子、中间分子各占三分之一的“三三制”原则;三是采取了竞选的方针。解放战争时期,各根据地的政权组织形式由参议会改为人民代表会议。这是向人民代表大会的过渡形式。

    1949年9月召开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第一届全体会议正式确定,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为我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会议于9月29日通过的《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国家政权属于人民。人民行使国家政权的机关为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各级人民政府。”在当时历史条件下,共同纲领具有临时宪法的性质,它的实施,为确立人民代表大会制度奠定了坚实的基础。1953年1月,根据中共中央提议,中央人民政府委员会通过了召开由选举产生的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并在此基础上召开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的决议。根据这一决议,中央人民政府于1953年3月公布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及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又于4月3日发布了《关于基层选举工作的指示》。于是,第一次普选在全国广泛展开。到1954年8月,全国省级以下各级政府除个别地区外,都先后召开了人民代表大会。在此基础上,第一届全国人民代表大会于1954年9月在北京隆重举行。会议通过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社会主义类型的宪法。进一步肯定、确认了适合我国国情、便于人民行使国家权力的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会议还通过了《全国人民代表大会组织法》、《国务院组织法》、《人民法院组织法》、《人民检察院组织法》、《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政府组织法》等重要法律。根据这些法律,产生了全国人大常委会、国务院、最高人民法院和最高人民检察院等。至此,我国人民代表大会制度从中央到地方全面系统地建立起来了。

    三、我国代表制度的特点

    1.强调代表产生的平等性。《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代表大会和地方各级人民代表大会选举法》第3条规定,“中华人民共和国年满十八周岁的公民,不分民族、种族、性别、职业、家庭出身、宗教信仰、教育程度、财产状况、居住期限,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依照法律被剥夺政治权利的人没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由此看出,我国的宪法、法律对代表资格并没有作过多的规定而是追求选举权、被选举权的绝对平等。按照这个规定,我国99%以上的公民都有选举权和被选举权。同时,我国县乡一级的人大代表由选民直接选举产生,任何选民,不分性别、职业、年龄等,都可以投上效力相等的一票。

    2.实行代表兼职制度。我国的人大代表都是从各行各业中选举产生的,除了各级人大常委会部分组成人员外,大部分的人大代表都还有自己的另一个职业。人大代表一般都对本行业有较深的了解,在本职工作中了解和收集选民意愿。除了每年一次的人代会外,代表们每年还要抽出一定的时间参加代表活动,履行代表职责。

    3.代表不配备任何的助手,由各级人大常委会机关为代表履职提供统一服务。各级人大常委会都设有代表工作委员会,全国人大常委会和省一级人大常委会还设有全国人大代表联络处,为人大代表履职提供服务。各级人大常委会和专委会在闭会期间组织代表参加各种调研、视察、检查活动,为代表知情知政提供信息。

    4.代表享受特殊的司法保护,享有言论免责权。《代表法》第二十九条规定:“代表在人民代表大会各种会议上的发言和表决,不受法律追究。”三十条规定:“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许可,在本级人民代表大会闭会期间,非经本级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不受逮捕或者刑事审判。如果因为是现行犯被拘留,执行拘留的机关应当立即向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报告。”“对县级以上的各级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应当经该级人民代表大会主席团或者人民代表大会常务委员会许可。”“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代表,如果被逮捕、受刑事审判、或者被采取法律规定的其他限制人身自由的措施,执行机关应当立即报告乡、民族乡、镇的人民代表大会。”《刑法》第一百四十六条规定:“国家工作人员滥用职权、假公济私,对控告人、申诉人、批评人实行报复陷害的,处二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情节严重的,处二年以上七年以下有期徒刑。”第一百五十七条规定:“以暴力、威胁方法阻碍国家工作人员依法执行职务的,或者拒不执行人民法院已经发生法律效力的判决、裁定的,处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拘役、罚金或者剥夺政治权利。”这些法律条款的规定,为我国的人大代表依法履职提供了重要的保障。